【笠尼】新免费路上的摇滚(底特律au

不知道几万年没搞巨人了,偶然搞一搞果然其乐无穷



关于仿生人独立成功一事,是非褒贬、个中经纬自由世人评说,其中干涉大国之间爱恨几多,牵动小民情愁又几多,更是一言难表。全队凑在一起欣赏仿生人领袖高举右手信誓旦旦片段,并发出惊叹连连的时候,亚妮却对此异常地反应平平。反应平平的具体表现是撑着脑袋打瞌睡的手一滑,不慎栽进面前的咖啡杯。亏得了常年办案,练出一身好武功,悬空撑住了头,只得打湿一绺刘海,便顿时显得像染了一个滑稽的半截发,古板如亚妮此时也灵动如街头杀马特少年一般。亚妮大梦谁先觉,环顾周围一圈,贝尔托特贴心把长桌另一头纸巾盒推过来,亚妮衬一张纸拈着刘海:“他怎么还没演讲完?”


莱纳越过贝尔托特,探身来解释道:“其实没有很久,是你太累了,打盹的时候感觉过去了很久,”看了一眼表,嘴角还是抽了一下,“……这演讲怎么这么长?”


与民同乐的队长阿尔敏一清喉咙,试图拨乱反正:“大家难道没有从这段演讲里得到什么吗?都讲一下感想。”话一出口,整个会议室瞬间鸦雀无声,一时之间只剩仿生人领袖性感而又不失坚定的声音在会议室中回荡。阿尔敏面不改色,不愧是好领导,关键时刻,没有台阶创造台阶也要给自己下,扭头一看:“副队长,你要起到表率作用嘛,谈一下。”


让假意看显示屏,实则在对着队长俊美侧脸发呆,横遭点名,慌了阵脚。左右看一看,全队人员纷纷装作抓耳挠腮,死力躲避与他发生眼神上的接触。让回想起中学时被数学老师点名的恐惧,又不甘就这么轻易丢脸,看到桌子末尾,只有致力于拧干刘海的亚妮脖颈不灵便,直勾勾看过来。让两手一拍,欣慰地说:“还是给群众们一点发挥的机会吧。亚妮,你有什么感想?”


全队人就齐刷刷地看过来。阿尔敏面色如常,心道不妙,亚妮此人刺头一个,且日常负责处理异常仿生人犯罪案,前几天已经因为连轴转心理崩溃过一次,在处处有仿生人助手的犯罪现场说过一些大逆不道的话。值此普天同庆之时,再叫亚妮出来发言,搞不好第二天全队都要因为亚妮的政丶治性错误发言被审查。让不知原委,不够深谋远虑,只知道能躲得过初一,也比躲都不躲好,目光如炬望着亚妮,作洗耳恭听状。亚妮拿着刘海,沉思了一下:“对不起,我没听。”


让趁火打劫追击道:“这么重要的演讲你怎么能不听呢?”


亚妮也四平八稳地:“因为我已经连着三天加班,我累了,就想睡觉。”阿尔敏心想全队已经几乎不眠不休一周,此时再不插话,好好的一个会,走向就要逐渐走向偏激,且最后一定会偏到领导层头上,搞不好还是要全队被审查。亚妮此人不鸣则已,一鸣则关系全队饭碗,实在是不得不让人另眼相待,只得出言拦住:“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吧,老老实实看完还有案子呢。”


便又听得悲鸣四起,亚妮抬高声音说:“仿生人解放前平均一天一人一个案子,解放后怎么成这样了?要我看还不如不解放,大家都少找点事。”


莱纳附和说:“现在咱们全队已经几天没着过家了?连出去约个会的时间都没有,没道理他们仿生人一自由,我们马上就没有自由。”贝尔托特点头表示同意并一丝不苟地指出:“但是没有人和你约会。”


阿尔敏敲敲桌面示意大家安静:“都是成年人,说话注意点,警局也是隔墙有耳,发泄一下可以,不要让别人觉得我们根本就是有歧视仿生人的倾向。”一指门口,“说不定现在就有一个新的仿生人警员在门口给我们现在说的每一个字录音,然后上传给警局呢。想想不会觉得自己应该谨言慎行吗?”


让表情纠结地提出:“队长,虽然不想拆台,但我觉得你这句话也不能不说是有歧视仿生人的倾向……”


现在整个议题已经彻底跑偏并带上了一丝危险的意味,阿尔敏和让掰扯刚才发言中的无心之失,底下队员诉苦连日奔波辛苦,几个人一合计,宣言再不放假就只好集体翘班。阿尔敏做队长苦是苦不堪言,自己已经住在了办公室,还要天天为了队员假期看上司脸色,如今只好强压委屈安抚不迭。正在乱成一团的时候,玻璃门上响起不急不缓三声敲门声,阿尔敏急忙落座示意队员噤声,说进来。外面一个女声应了一声,推开门进来在阿尔敏身边站定。阿尔敏抬眼一看,花容失色,来人美则美矣,左边太阳穴偏偏嵌着一圈LED灯,不是仿生人又是什么。阿尔敏急忙起身握手,说你好,你从哪来,要到哪去,有何贵干。来人面无表情和阿尔敏亲切握手,随即转向所有队员:我是上面派下来协助工作的最新型仿生人MK300,名叫米卡莎,希望大家多多指教。阿尔敏夸赞说不愧是仿生人同志,和我们这些队员的确不一样,一看就工作效率奇高,堪当大任,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就在门口……


米卡莎没有理会阿尔敏,接着说:“来之前我已经对我们队目前的工作情况有大致的了解,上司让我带句话,说接下来的工作只需要一名队员和我合作完成,其他人可以回家休息待命。”闻听此言,队员们就起身欲走。阿尔敏工作理念之一就是身为队长责无旁贷,对米卡莎说:“那我就留下来和你一起,但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听了多久?”问话再次被米卡莎忽略,米卡莎说诸位同僚稍等,点名亚妮莱恩哈特出列。亚妮头发干好了,潇潇洒洒站出来:“怎么?”


米卡莎上下扫视亚妮一遍:“请你留下协助我的工作。”


亚妮呆了一下:“为什么?我卖身卖给这了吗?”


米卡莎耐心解释说:“文明社会没有卖身一说。我根据上司给我的资料分析出你和我的工作模式比较相似,我们协力效率比较高而已。”


亚妮抬手指着面前莱纳:“他的工作模式和我很相似,等量代换一下,你可以找他工作。”


“请你不要让我难办。”米卡莎向前一步,“我已经和上司提出了请你协助的要求,上司也点头了。现在已经没有拒绝的余地了。”


莱纳拍拍亚妮的肩:“姑娘,假如你刚才没有一时糊涂卖了我,现在我可能还会替你说话。祝您工作愉快,进度顺利的话上面可能开恩放你回家洗一次澡。”说着和其他队员一起出门去了。亚妮只觉两腿发软,一时支撑不住,坐回椅子里望着天:可我柔弱亚妮又做错了什么?


米卡莎本来正在推门,身形一滞,LED灯闪黄再闪蓝:亚妮,我不知道我理解的柔弱一词和你们使用的柔弱含义是不是相同,假如我犯了错请提点。你还有半小时时间,我去你办公桌等。



评论(6)
热度(17)
© 良人一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