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决定明天疯狂产出1些66文

朋友们!你们看看!这成何体统!!

粘人 1

之前说要改,其实并没有,就多写了一点点,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后续!我是希望能写完的


贝尔摩德做主唱几年,辗转过几重山水,踏破过几双铁鞋,至今未红不知道是在哪个里世界得罪了谁家的神仙。祸兮福兮,没走向全国的补偿是混成了京城滚圈儿的五把手,老狐狸,不敢说里外吃透了方圆几百公里的爱恨情仇,人事变迁,也要算看进筋骨三分。眼下贝尔摩德供职于新队,其中囊括吉他手赤琴二人,鼓手苏格兰,带一个贝斯安室君,五个人凑一块儿跟比丧大赛似的,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妨了谁。两头儿总得占一头儿吧,我们不红,可我们赚得多呀——你贝姐是老江湖了,专业方面不尽如人意,我们卖脸照样找补回来,还不是美滋滋——早早勘破了这个世界...

由于近来沉迷农药,不能自拔,我以农药为线索写了一篇极其土嗨的文

发这个lo只是想抒发一下对自己土嗨程度的惊奇感

おめでとう👏👏👏

Cersei.:

意外地同了框👏!

贵乱50题

这套题都名叫贵乱50题了,可以想见内容有多混乱,我也不好标cp,只能建议有洁癖的朋友别看了


我不会排版所以导致所有的题号都是1,大家凑合看吧,反正绝对有50题,童叟无欺,假一赔十


1.工藤新一


2.宫野志保


3.赤井秀一


4.安室透


5.贝尔摩德


6.琴酒


7.苏格兰


8.真纯妹妹


9.黑羽君


10.服部君


  1. 如果7对3告白,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哎呀,第一题就这么刺激!理论上来说当然是绝对不可以!ダメなんです!身为一个组织、乃至一个小组的同僚,今天有胆吃一株赤井君这样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有毒窝边草,想必日后...

在未完成的快新和苏秀之间纠结很久,最终选择了啥都不写,看电视(that's so me

谁能想到时至今日和前男友的交情只剩朋友圈里互相问一问这家店好不好吃的一层

天台四万八千丈

旧文,之前觉得写得不好,粗制滥造地改了一点点点

赤井第一次打人堆儿里瞧见琴酒,和所有人殊途同归,是为了他那头保养得宜的好头发。一圈儿熙熙攘攘的头顶,中间众星拱月地支棱出琴酒一段瘦削的颈,琴酒背对赤井坐着,比旁边一圈人都高,银色头发绕着脖子边儿往下淌,阴天折光刺不痛人眼,光在雨里溶化了,也粼粼的,头发的银想是取色于大江中的千堆雪。他自己拿着梳子在那顺头发,掂着一捧银丝线,倒也不甚宝贝,扯掉几根也无妨,只用指节在发根处按一按,大概是梳狠了疼。赤井想象他皱眉,或许咬一咬薄得刀锋一样的嘴唇,不知道是气自己、梳子或头发。见他第一次,周遭一片戚戚嘈杂人影浮动,独琴酒一个在紫陌红尘里端着副仙架子,他一个红...

玄能救非

看了 @Cersei. 太太的秀哀婚后(孕期)幸福生活,我按捺不住我蠢蠢欲动的心!!

闲来无事,造个糖

工藤和宫野当年一个婚结得相当矜持稳重,二位新人对此仪式各有见地,背后也各自有家族撑腰,双方你方唱罢我登场,拉锯战直打到正日子那天。一边是工藤妈妈热泪盈眶,捧十几张金卡说你们尽管撒钱去办,一边是宫野大表哥(姓羽田,较为口齿伶俐的那一位)苦口婆心,细数大操大办其害:比如组织根系庞杂,万一哪个老鼠洞里还有个偷一口气的在;二是倘若交给工藤妈妈去办,必定是匠心独具、别出心裁,搞不好要把你们塞进氢气球里,放飞到舞台上面再戳爆,让你们横空出场。有失体面,不够安全——一直数到不利于形成勤俭节约艰苦奋斗的...

我的近期目标是写一篇快新

© 良人一秒 / Powered by LOFTER